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知白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黔中游艺·刘知白

2019-01-14 15:19:02 来源:艺术家亲友提供作者:刘剑 
A-A+

​  近日,校对纪念刘知白诞辰100周年的书稿《百年知白·黔山风骨》,遂然感怀于回黔五六年来游艺于黔中画界的诸种情形来。那时,常感叹于贵州绘画批评的失声,觉得部分学者没有担负起这个文化使命来,使得贵州绘画在全国格局中默默无闻,心中顿生美术评论之念想。

  一个偶然的机会,经同学举荐,才在刘知白家属的安排下,去甲秀楼对面的刘知白旧居了解到先生生前的诸种事迹。在先生的旧居里,看到其生前的各种字画和生活场景,恍若在场。那晚醉酒,带了一摞先生的画册回家,躺在床上翻看画册,亢奋难寐,直至深夜,刘知白的人和画都属于我性格中喜欢的类型,似有某种知音之感。

  先生的人从江淮到黔中,先生的画从清逸到野逸,一生历经新式艺校之旧式学统、全面抗战之颠沛流离、文革之荒诞跌宕、晚年之安静祥和,却始终以两袖之清风,一管之逸笔,在纸上安顿寂寞的一生,这实在是我少年时学画读书之所向。愚本农民,幼时山间劳作滴汗,深知土地作物之艰辛,却因嗜书好学,沦为书生,受其浸染,对隐逸高士只能望其项背,不想却在现世中结缘刘知白,先生尚若在世,想必不会拒绝我之求见。

  中国画是人生与画作高度合一的艺术,诗书刻印,临帖摹稿,游历山川,求法蝶化,每一个阶段该完成的任务都要完成,直至晚年,方能在古人与造化之后中得心源,进入人画俱老之大境。

  没有高过尘世的眼光和在尘世中自觅清净的定力,是很难有所成就的。作为文人志士的中国画,承担了某种宗教的功能,它就在尘世中安放人的心灵,常常在入世无望时以自由性灵之心度过一生。这可谓是其高妙之处。知白先生的一生,常处人生逆境却笔管不辍,诗书画印就能在日常生活中安放其清逸无为的生命。这实在让人敬佩。

2017.8.18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知白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